糟了!糟了!」王經理放下電話,就叫了起來:「那家便宜的東西,根本不合規格,還是原來的林老闆好。」狠狠搥了一下桌子:「可是,我怎麼那麼糊塗,寫信把他臭駡一頓,還罵他是騙子,這下麻煩了!」

「是阿!」秘書張小姐轉身站起來:「我那時候不是說嗎?要您先冷靜,冷靜,再寫信您不聽阿!」

「都怪我在氣頭上,想到這小子過去一定騙了我,要不然別人怎麼會那樣便宜。」王經理來回踱著步子,指了指電話:「把電話告訴我,我親自打電話去道歉!!」

秘書一笑,走到王經理桌前:「不用了!告訴您,那封信我根本沒寄。」

「沒寄?」

「對!」張小姐笑吟吟地說。

「嗯......」王經理坐了下來,如釋重負,停了半晌,又突然抬頭:「可是我當時不是叫妳立刻發出嗎?」

「是阿!但我猜到您會後悔,所以壓下來了。」張小姐轉過身,歪著頭笑笑。

「壓了三個星期?」

「對!您沒想到吧?」

「我是沒想到。」王經理低下頭去,翻記事本:「可是,我叫妳發,妳怎麼能壓?那麼最近發南美的那幾封信,妳也壓了?」

「我沒壓。」張小姐臉上更亮麗了:「我知道什麼該發,什麼不該發......」

「妳作主還是我作主?」沒想到王經理居然霍地站起來,沉聲問。

張小姐呆住了,眼眶一下濕了,兩行淚珊然落下,顫抖著,哭喊著:「我,我做錯了嗎?」

「妳做錯了!」王經理斬釘截鐵地說。

張小姐被記了一個小過,是偷偷記的,公司裏沒人知道。

但是好心沒好報,一肚子委屈的張小姐,再也不願意伺候這位「是非不分」的主管。她跑去孫經理的辦公室訴苦,希望調到孫經理的部門。

「不急!不急!」孫經理笑笑說:「我會處理。」

隔兩天,果然作了處理,張小姐一大早就接到一份緊急通知。打開通知,她臉色蒼白地坐下。張小姐被解雇了。

想一想,看完這個故事,你有什麼感想?

這是個不是人的公司,王經理不是人,孫經理也不是人,明明是張秘書救了公司,他們居然非但不感激,還恩將仇報,對不對?

如果你說「對」,那你就錯了!

正如王經理說的--「妳作主,還是我作主?」

假使一個秘書,可以不聽命令,自由心證地把主管要她立刻發的信,壓下三個禮拜不發,「她」豈不成了主管?如果又這樣的「黑箱作業,以後交代她做事,誰能放心?

再進一步說,自己部門的事,跑去跟別的部門主管抱怨,這工作的忠誠又在那裏?

如果孫經理收了她,能不跟王經理「對上」?

而且哪位主管不會想:「今天她背著主管來向我告狀,改天她會不會倒戈,又跟別人告我一狀?」

所以張小姐不但錯,而且錯大了,她非但錯在不懂人性,更錯在不懂工作倫理。

有一位在日商公司上班的女孩對我說:「那些日本主管最假了,白天上班的時候道貌岸然,可是下班後去 pub三杯下肚,就好像變了個人完全沒了主管的樣子,跟我們下面這些人又唱又叫。」很鄙夷地一笑;「但是第二天在電梯裏碰到了,跟他輕鬆打招呼,他又恢復死相。」

這年輕小姐就是不懂「公是公,私是私」的道理。

主管下班請客,一擲千金不代表你吃中飯,買便當,就能跟他不分帳。

老闆私下送你一個精美的記事本,不代表你可以把公司的鉛筆,橡皮擦帶回家。

這又使我想起一件事:有個雜誌社給我作專訪,出刊後,先送了一本給我,因為寫得相當好,圖片和編排也很講究,我心想可以送一本給朋友,再多帶一本回紐約,就打電話給雜誌社的主編,請她多給我兩本。

主編不在,是一位小姐接的「麻煩妳轉告主編,我希望多要兩本這期的雜誌。」我對她說;

「這個阿,沒問題!您派個人過來拿就成了。」小姐爽快地說。

「我立刻派人過去,把雜誌拿回來。」

跟著就接到主編的電話:「對不起,劉先生,您來電話的時候我不在,雜誌收到了吧?我特別多送了兩本,一共四本。」停了一下,她又說:「可是,對不起阿!我想知道是我們公司的哪位小姐,說您可以立刻派人過來拿。」

我愣了一下,說:「有問題嗎?」

「當然沒問題,您要十本都沒問題,我只是對工作倫理的一種考核。」

我沒有告訴她是誰,據說她還是查出來,作了處分。事後,我常想她何必這麼計較呢?

她計較最少有三個原因:

一.既然我找她要書,過去也都是由她跟我接觸、採訪,屬下就該轉告,而不該代她作主。

二.明明可以由她一句話,賣給我的面子,被別人莫名其妙地賣了。

三.好像送雜誌不稀奇,小事一樁,人人能作主。結果,連公司產品的價值都被貶低了。

不懂工作倫理,在不該說話的時候說話,不該作主的時候作主,是社會新鮮人(職場老鳥亦可能)常犯的毛病。

你必須知道,無論你幫老闆管多少事情,也無論老闆多糊塗,甚至依賴你到沒你在,他連電話都不會撥的程度。

他畢竟是你的老闆,也畢竟還有他作主;出了錯,他最先承擔;有面子,也該由他來賣。

此外,你必須知道老闆永遠是向著老闆,就算工作上對立,在立場上也一致。如同記者平常搶新聞,誰也不讓誰,但是哪天有人打了記者卻所有記者都會團結起來槍口朝外。

所以一個不忠於自己主管的職員,很難得到別的主管欣賞。

當你賣面子,表示自己有辦法,偷偷把自己公司的消息,告訴別人。即使他得了好處,也不會尊重你,只可能竊笑說:「這人最沒城府,以後找他下手。」他甚至會拿你的「傻」,來告誡自己的職員。 


摘自◆風雅頌★幸福心靈報★"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蔡小竹 的頭像
蔡小竹

竹子娃娃星象儀

蔡小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